關閉

當前位置:首頁 ? 游戲資訊 ? 正文

《魔獸世界:爭霸艾澤拉斯》:為游戲工作室量身定做?

“游戲工作室想要什么游戲,策劃就做成什么樣的游戲。”若是這句話被拿來形容設計質量低下的國產同質化頁游,或是死性不改的韓國廠商,大家想必是見怪不怪了。然而如今,《魔獸世界》,或者說,至少是國服,卻在逐漸向這條不歸路一路狂奔。

《魔獸世界:爭霸艾澤拉斯》:為游戲工作室量身定做?

暴雪制作團隊“放飛自我”的設計,正在快速揮霍這款“殿堂級”作品的底子,而玩家們自然是愈發失望透頂。

《魔獸世界》玩家群體中,六字真言已經不再常見,因為玩家們發現了,人真的會滾。而且走了,真的未必還會回來。在這個被暴雪低能團隊和工作室荼毒的如此烏煙瘴氣的環境里,人們逐漸開始珍惜身邊每一分的真摯和美好,哪怕是陌生的。面對那些陌生卻能感同身受的負面評價時,“愛玩玩,不玩滾”這幾個字,已經愈發說不出口了。

在國內游戲界一片靜悄悄的時候,海外卻發生了一件鬧得沸沸揚揚的大事,《魔獸世界》的活躍訂閱人數被《最終幻想14》超越。阿三團隊一再挑戰玩家底線,終于算是讓歷盡風霜的《魔獸世界》王冠落地了。

在艾澤拉斯度過了十多年時光的我,此刻真的不知道,是該哭,還是該笑。在《軍團再臨》版本,我還在說蘇拉瑪說明暴雪底子尚在,而《最終幻想14》是一款以《魔獸世界》為藍本,靠深耕二次元細分市場成功的游戲。

一年之間,已是滄海桑田。

若問國服《魔獸世界》為何敗落,毫無疑問,工作室可謂是罪魁禍首。

月卡制 —— 工作室的潘多拉之盒

自從國服強行改為月卡制開始,工作室就徹底解開了身上罪惡的鎖鏈,開始將他們罪惡的爪牙伸向每一片純凈的土地。

在點卡時代,工作室多開和腳本是有成本的,開上幾個號,成本就翻了幾番。也正是如此,工作室和玩家間還保持著微妙的平衡。畢竟,如果工作室開著號做一些收益不高的事,或是惹怒了玩家被殺多了,甚至會虧本。在那個時候,盡管也有工作室代打敗壞PVP競賽的事,但玩家們對這些機器人姑且能夠容忍,畢竟,被點卡費用拴著脖子的工作室,始終只能在陰暗處偷偷摸摸的做些見不得光的勾當。然而,當月卡時代到來,一切都變了。

月卡這種計費模式,讓工作室無論開多少小號,成本都是固定的,并不會因為24小時在線,就比普通玩家們多花上幾倍的錢,而每天往往只上線三四小時的普通玩家,顯然無法和他們抗衡。

游戲工作室猖狂到了什么地步呢?他們的腳本敢在稀有寵物刷新點擺尸體,一旦刷新,就自動復活秒掉,借此徹底壟斷稀有寵物,逼迫獵人玩家只能選擇從工作室購買,或是放棄。在點卡時代,這顯然是難以實現的,24小時的腳本,再加上不知道能否抓到稀有,都會讓花費與回報明顯不成比例,因此工作室往往只做單子,老老實實的代肝,而不會狂到靠殺稀有壟斷的程度,每個刷新點擺號,點卡錢就夠喝一壺了。因此,普通玩家尚且還可以靠互相肝,和工作室抗衡。現在,和同成本的腳本耗,腳本能耗到你住進ICU。

毫不顧忌國服實際情況,匆忙改為月卡制,除了讓休閑玩家叫苦不迭外,更是徹底解放了工作室身上罪惡的鎖鏈,從此,艾澤拉斯再無寧日。

大秘境/PVE、PVP裝通用 —— 工作室速成號的幫兇

大秘境這個設計,本意或許是讓非團本玩家也有個獲取裝備的渠道,然而,至少在國服,這個系統卻成為了工作室的幫兇。PVE代練工作室,起步階段需要海量裝備姑且成形,可以打本的號。在大秘境之前,或者說更早的PVE和PVP裝通用之前,這就意味著高昂的起步成本,與時間差。工作室同樣需要手動操作,在團本里把他們的一堆號裝備搞到合格,才能帶G團,帶老板。所以,那個時候,雖然玩家們也經常抱怨工作室禍害普通公會團,但是PVE環境卻還沒有如此的敗壞。

而PVE和PVP裝合流,以及開了大秘境之后,工作室起號的成本越來越低了。不再需要等著每周CD的團本,就能迅速起來一批裝備姑且合格,可以帶老板躺尸的號。而玩家們也逐漸發現,鋪天蓋地的工作室和G團,再也沒有版本初期的“低調”,而開始和開荒團們搶時間了。在第一時刻,那些不知道每天腳本掛多少次PVP空場,打多少次大秘境的號,裝備早已經碾壓了還在苦苦掙扎開荒隨機的玩家,而公會團在他們面前,連最后一點尊嚴都不剩了。

取消套裝、團本拾取模式改變 —— 《魔獸世界》PVE棺材板上最后一顆釘子

伴隨著團本裝備的取消,《魔獸世界》進入了大裝等時代,同類裝備除了特效或許有點區別外,裝等徹底成為了判別優劣的唯一標準。在此之前,盡管從大秘境PVP等方式也能獲取不少裝備,然而團本套裝卻毫無疑問是當下版本最為優勢的配置。而除了機制門檻外,阻攔工作室更多的還是裝備門檻,畢竟,工作室起號也需要時間,相似裝等下,套裝和非套裝區別可是不小。

可是現在呢?永恒王宮還沒開幾天,工作室立刻就敢開H模式帶老板。普通玩家這個時候還在隨機和日常掙扎的時代,工作室已經第一時間“抽血”了。要知道,之前之所以仍然有大量正常開荒團,就是因為工作室起號的時間差,玩家們還能磨合,還能形成公會友誼。而現在,想要裝備的第一時間去消費了,高裝低能的也不想去公會團丟人,而誠心就是想享受開荒過程又耐得起寂寞的,那真的是“硬核玩家”。

直接造成的結果,就是暴雪敢改個人拾取,工作室就敢直接線下交易,進團給錢,做穩賺不賠的生意。

游戲工作室雙翼的陰影下,玩家終會發現,他們的熱情毫無意義,他們的信仰一文不值,本就隔著屏幕的友情,終歸是難敵速通的誘惑。然而,躺尸速拿裝備和數字,卻再無O鍵的玩家,也會默默地發現,這個版本,是如此的毫無樂趣,如此的黯淡無光。然而,哪怕厭倦了躺尸混裝備,想回過頭來重溫開荒的歲月,終歸還是會發現,早已經沒了那個江湖。

一年之間的滄海桑田,《最終幻想14》從1.0版本的敗筆回爐,到如今反超《魔獸世界》,到底是憑什么?那款劇情日式小家子氣的,無論是內容量還是積累都遠遠不如《魔獸世界》的日式游戲,靠著什么在全球范圍內,無論媒體評分還是玩家人數,都壓過了《爭霸艾澤拉斯》?

暴雪做錯了什么?為什么《魔獸世界》這個樣子?多少魔獸玩家和我一樣,想問個明白。然而,大家其實都是明白的,阿三團隊一再挑戰人底線的設計方式,戈登大媽亂開腦洞的劇情,以及我們身邊那層撥不開的工作室陰影,正是《魔獸世界》斷崖衰落的緣由。甚至可以說,運營的“無為”,玩家舉報工作室卻能被腳本反而集體舉報下線的絕望環境,也無時無刻不再消磨著玩家心中最后一點的光明。在無數次的反復的厭惡,掙扎和痛苦中,玩家的熱情逐漸消磨殆盡,轉眼望著這滿目瘡痍的艾澤拉斯,只有悲情和絕望殘留。

于是,人越來越少了,工作室越來越多了。而那句“愛玩玩不玩滾”,也愈發的說不出口。

我無意吹噓《最終幻想14》是多么優秀的游戲。然而我卻能夠體會他們的心情,“每個暴黑曾經都是曾經的暴白”,每句這些《最終幻想14》評論下恨鐵不成鋼的,前WOWER的鞭撻之語,背后都是一份熄滅了的火種。

在失去了光與熱的絕望時代里,愛越是熾烈,恨就越是深沉。

如今的《魔獸世界:爭霸艾澤拉斯》,堪稱是為游戲工作室量身定做,而非為玩家們制作的游戲。這個阿三團隊的所作所為,已經快速透支了這款游戲所有的底蘊,和玩家們已然不多的熱情。

一款游戲的底子打造起來,可能需要三年,五年,十年,而若是敗壞下去,幾個不負責任的版本就足夠了。如果暴雪不像《暗黑破壞神3》開除幾乎所有策劃,砍掉核心系統一樣壯士斷腕,浴火重生,《魔獸世界》的未來,遲早會被游戲工作室們斷送。

猜你喜歡


合作洽談

  • 微信公眾號
  • QQ交流1群
  • 手機版訪問
二維碼
關閉
關閉
四川时时账号